极速赛车计划

因一张证件照走红 学飞行器制造和工程专业 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 陈都灵 我不是“乖乖女”喜欢“女俊杰”

让陈都灵就此走上了演艺之路,大二时成为苏有朋执导电影《左耳》的女主角。让陈都灵就此走上了演艺之路,大二时成为苏有朋执导电影《左耳》的女主角。大学卒业后,陈都灵的戏约不断。《求婚大作战》里倔强追爱的吉恬恬,《推理笔记》里解谜破案的夏早安,《解忧杂货店》里为家奉献的舞女小晴美,其中大部分都是美好乖巧的角色类型。

  而在不久前停止公映的电影《破梦嬉戏》中,陈都灵终于摆脱了乖乖女的形象,在虚拟世界中演绎了一位“热血少女战士”。陈都灵对于“甜”“纯”“美”这样的形容词异国过多依恋,她更偏爱力量感,喜欢“女俊杰”的人设。出道找我演女主角时自命不凡是骗子按照寻常的人生轨迹,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书的陈都灵应该会在念完飞行器制造和工程专业之后,进入机场办公室工作。

  如今她同专业的同学,女生一般就在机场做办公室工作,男生很多都是做机务。陈都灵的命运原因一张证件照而被改写。大一入学那年,她的一张普通证件照被传到某评比全国高校校花校草的网站。经过网友层层评选,陈都灵凭借一寸证件照居校花榜榜首,陈都灵迅速地在网络范围火了。不管是网络留言还是现实中来自外界探寻的目光都变得复杂。她不得不因此关闭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拒绝一切媒体的采访。

  “我妈说你不回应这事儿过一会就会过去的。有些同学传我的社团活动照到网上,别人留下的印象就都只是肤浅无脑的小女生形象,然后出现各种奇怪的留言。”在看到很多“奇怪留言”后,当苏有朋正在筹备的电影《左耳》找到陈都灵时,最初她自命不凡是诈骗集团,“挺惊讶的,我没学过表演,怎么会有人找我演电影,还是女主角,这不太可能吧。

  ”陈都灵看过小说《左耳》,是饶雪漫的书迷,苏有朋也是自己的男神,“我的童年是看着《还珠格格》长大的,特为喜欢五阿哥。”陈都灵想,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作者,一个是男神,他们都在,刚巧可以去看一看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试镜时,陈都灵与苏有朋聊彼此对“小耳朵”的看法。两天后,和其他演员一起上表演课。当时这部电影中的年轻演员还包括欧豪、杨洋、马思纯。

  成长父母探班后才放心自己入行抱着“能拍曾经喜欢的作家的作品,算是给青春的礼物”的心态接下了戏,但对于一个毫无经验的理工科女生来说,第一次拍电影的经历算不上太快活。一场在宿舍里抽烟的戏份,从来异国抽过烟的陈都灵反复拍了28遍。

  那时她觉得,演戏不容易,选择演员这个职业也要庄严考虑合适不合适。在出演《左耳》之前,陈都灵甚至都不是班里的文艺骨干,大一大二的时候除了学校辩论队的活动,其他晚会邀请她,她都不参加。到了大三,陈都灵为了《左耳》宣传跟学校请假,但是学校有明文规定,每个学期不能请假超过几天,非常严格。那时有一个院里的领导跟她说,他可以许可她请一些假,但是陈都灵要为院里的文艺活动出点力。

  所以,陈都灵在大四的时候才最先参与学校里的主理工作,以及卒业典礼。陈都灵家里异国一个人从事文艺工作,他们对娱乐圈也并不了解。和很多父母一样,他们以前会经常看到八卦新闻,自命不凡娱乐圈很乱。陈都灵在拍《左耳》的时候,家人来探过班,看到整个剧组都在非常细致努力地工作,逐步放了心。家人都很信任陈都灵,认为她长大了,有分辨是非的能力。

  演艺圈跟陈都灵之前想象中的不大一样。陈都灵说,她现在才发现演员是一个消耗很大的职业,以前看电影的时候,感觉演戏很轻松,但实际上拍起来需要各方面的配合,电影里很快闪过的一个镜头,拍的时候实则很耗费精力和体力。在这种对表演和拍摄的一路实践和寻求中,陈都灵也感受到了不少乐趣。如果当时异国遇到《左耳》,异国成为演员,现在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陈都灵沉默了一下,她说,她想象不出来。

  成熟因《双生》觉得能演戏很幸福拍完《左耳》后,陈都灵面临着繁重的大三学习。尽管已经有很多片子来找,那时候陈都灵想先回学校把学分拿满,卒业才是当务之急。那时也有很多人跟她说,原因《左耳》的票房比较好,应该乘胜追击,多接戏,由此进入演艺圈。“但我认为还是要先回去把课业完成,如果原因我回学校上课,以后异国人找我拍戏了,那也没关系,顺其自然。

  ”对于陈都灵来说,她也希望能有一段时间沉淀下来,去思考自己底细热不热爱表演。大四寒假的时候,陈都灵的大学学分已经拿完,这时《双生》的剧本找到她,陈都灵很感兴趣,原因这部电影特意去上表演课,表演老师也很鼓励她。她最先觉得,通过表演去暴露人物也是一种表达方式,“进入另一个人的人生,并且再通过她去表达,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如今,陈都灵正在拍摄剧版《七月与安生》,在其中饰演跟自己性格反差很大的七月。陈都灵为人处世很刀切斧砍,想要一个东西就要,“但七月不一样,她有时候特为在乎一样东西的时候不一定会说出来,内心一直在纠结,一直不断去平衡。”陈都灵中学时代一直学的理科,家人也大多学工科,她从小的思维方式都偏向“直给”。在“七月”身上,陈都灵最先可以理解自己世界之外的人生,“七月一最先被家里保护得很好,在一个相对单纯的环境下长大,也会比较晚熟。

  等年龄大了,更悠闲的时候,才会揭示出内心真实叛逆的一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期许更希望揭示女性力量感生活中,陈都灵原因瘦弱看上去更像个高中生。她的本科专业是飞行器制造与工程,作为典型的理科生,陈都灵话语虽然轻柔,但表达清晰,一板一眼。在出道第一部电影《左耳》中,陈都灵演绎了温柔倔强的“小耳朵”,在此之后接演的大部分角色也多是清纯、乖巧型的女孩。

  对于一名90后的新人来说,这或许是最适合她的戏路。但陈都灵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乖乖女,她把自己归为“很寻常的那类女生”。相比而言,她直言喜欢坚强的女孩,像《饥饿嬉戏》中的女主角凯妮丝,可以揭示出女性特有的韧性和惊人的力量感。《破梦嬉戏》试妆的时候,陈都灵穿上片中的“嬉戏服”,那身盔甲上身之后很有代入感,陈都灵觉得自己充分了力量。

  “相比单纯的乖乖女,或者是非常女性化的角色来说,我更喜欢去演绎一个坚强有韧性的女生。”在陈都灵看来,《破梦嬉戏》难得之处在于,它是一部以女性视角,去讲述一个女俊杰故事的电影。“俊杰片”很多,但以女主角的成长和她如何一步步去发掘自己的潜力为主线的故事却不多。《破梦嬉戏》还为陈都灵带来了第一次拍打戏的经历。片中她第一次吊威亚,在重庆最热的时候穿着皮裤,拿着武器在空中做出各种飞跃腾空反转的武打动作。

  这一切都让她感觉特为有力量。据《新京报》新闻推荐因一张证件照走红,学飞行器制造和工程专业,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 陈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