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纪连海:史册江湖中的“段子手”

每周14节课。”而属于他的标签是:拒绝出口成脏、微博控、旅游、爱狗。每周14节课。”而属于他的标签是:拒绝出口成脏、微博控、旅游、爱狗。在课堂上,他是幽默趣味、妙语连珠的史册老师;在电视上,纪连海创下的收视纪录至今无人能及。

  这名堪比“段子手”的史册老师,点燃了很多人对史册的兴趣,引导人们感悟传统、以史为鉴,这也是他精彩书写的自己的史册。壹打官司上大学比起当年在《百家讲坛》上挥斥方遒、舌战群儒般的讲课气势,如今的纪连海讲课的霸气和激情丝毫不减——一开口就知道是那个足够演讲魅力的史册老师。3月28日晚,纪连海在齐鲁工业大学讲了一场《说康熙》,点燃了学生们热爱史册的“小宇宙”,争前恐后地问了一个又一个问题,颇具大明星演唱会“返场”的范儿。

  从一个地道的农村孩子成长为史册学者,纪连海的经历既不缺少努力,又足够了幸运。纪连海是“老生子”,他出生时母亲已经四十多岁。父亲是赶大车的,却爱唱戏,很多戏都能唱全本。年轻时只要是村子里或是公社上排戏,但凡有小生戏,这男主角都非父亲莫属;酒后愉快,还会给他批讲戏文。至于《三国演义》《封神榜》这些评书更是不在话下。

  “小时候没觉得爹有多神奇,后来才意识到,一个赶大车的会这么多东西挺了不起的。”纪连海最形象的标签,莫过于架在鼻梁上的那副货真价实的厚比酒瓶底的眼镜。中学时纪连海的视力就原由过度用眼而急剧下降,原由视力问题还差一点与大学失之交臂。高考时家境并不宽裕的他选择专业时比较实际,“读师范有补贴,所以选师范;我视力不好,所以选文科;觉得史册相对文学要单纯,所以选史册。

  ”纪连海说,谁料到,自己的高考成绩是全校第八名,当年的录取工作都终了了他却还没接到录取通知书。已经做好在家务农准备的时候,昌平二中主管高考报名工作的林老师告诉他签一个合同就可以上大学了:合同内容是大学期间如果视力有问题和学校无关。就这样,开学七个多星期以后,纪连海进入北京师范学院报到。多年之后,大学结业后又回到昌平二中执教时,纪连海才得知,当年林老师为了给他这个普通的农村孩子夺取上大学的机会,竟然打官司告状,结果赢了,才让他有机会迈入大学校门。

  纪连海说,林老师对他的人生影响强盛,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就只能好好教书。所以到现在为止,教了三十多年书,他还是个中学史册老师。如今的纪连海,讲起课来照旧激情澎湃。只是已经年过半百的他,在自己的史册中花白了头发。贰69%荣登《百家讲坛》开播以来的收视率冠军,至今无人超越。而且,纪连海的讲座还总是应和影视热点,《甄嬛传》大热时,他讲甄嬛;《岳飞传》开播了,纪连海讲岳飞的广告又打了出来。

  说起纪连海上《百家讲坛》,还有个非常机缘巧合的事情。纪连海刚到北师大二附中时,讲鸦片战争的一堂课才讲了几分钟就被一个学生“轰了下去”。纪连海对那个学生说:“你懂你来讲啊!”他本想煞煞那孩子的威风,结果那孩子一走上台就开讲,足足讲到下课。纪连海说当时自己的脸都憋绿了。后来知道,这个学生叫阎天,是史学大师阎崇年的儿子,那时正急起直追《百家讲坛》热播其主讲的《清十二帝的密案》。

  2003年,阎天考中了北京市文科状元。

  之后没多久,纪连海猛然接到《百家讲坛》编导的电话,再三邀请他参与录制。节目组建议纪连海讲清史,构和绅、刘墉、纪晓岚,正本是他的这位“洋洋自得”门生向节目组推荐了他。这个机遇看起来虽说是有时,其实也蕴含着必然。从刚走上讲台的时候起就思考如何有用地传播知识,而不是单纯的填鸭式教学。他发现学生喜欢听评书、看电视,并且很多遍都不厌其烦,自然很容易记住其中的情节;而课本上生硬的史册知识却很难进到学生的脑子里。

  于是,纪连海研究了相声的表达方式,并将其融入到史册教学中,自然事半功倍。不只是学生、观众们也喜欢上了他这种别开生面的讲史册的方式。现在,纪连海成了学生们喜欢的诙谐英明的“段子手”——“这简直是把‘难’放进车里推着走,忒难了!”“和珅刚生下来每个月就有津贴。多少钱?南京市玄武湖区区长的工资就是和珅这个刚生下来会哭的娃娃的津贴。

  ”“宋朝比唐朝牛,《清明上河图》中的住宅与商铺混合,打酱油不用像唐朝那样跑远路。”讲到康熙时,纪连海对这个帝王给出了很高的评价,但也直言康熙皇帝是个“复杂”的人,比如平定三藩叛乱,八年时间花空国库打下江山,虽然赢了但并不值得恭维,原由他原本可以像赵匡胤那样“杯酒释兵权”。若是穿越史册,纪连海粗略就是那种纵横捭阖的说客吧。

  叁 热爱生活支持正能量娱乐展开纪连海的腾讯微博,笑容可掬的头像每周14节课。”而属于他的标签是:拒绝出口成脏、微博控、旅游、爱狗。纪连海的网名和博客主题都是“史册的江湖”。在他看来,这个江湖的概念很宽泛,它一方面是正义的,也不否认江湖是复杂的。对于一些专家学者对“戏说史册”痛心疾首,一味批驳,纪连海却自是不然。他认为虽然是戏说,里头假的虚的东西不少,但也有一定的意义和价值,比如促使更多人去关注史册,甚至为了解真相去多方求证史册,这可以说是一件好事。

  这也印证了纪连海的史册观:正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未必都可信;野史是依据记录者自己的材料、眼光、经历、所闻、所见,自己记载下来的,我们不妨认真审核、梳理,可能真有用处。用野史来求证正史未见得错,真实意义上的真相其实再也妄作胡为还原,史册恰巧因此而精彩。研究起学问来一丝不苟,生活教学中的纪老师可异国架子。每逢外出讲座,总有众多“海飞丝”把他团团围住,求签名、求合照,或者讨论问题。

  对此纪连海总是笑容可掬地一一知足,还会注意“我照得好不悦目”。据说最早在昌平二中教书时,纪连海就会对学生称赞自己,“别小瞧你们的老师,别看长成这副模样,其实特牛、特有本事。你们记住我这张脸啊,将来一定会火。”自然,纪连海火了。成为学术明星后,人们不仅对他所讲的史册有兴趣,也有一些电影电视剧找到他,希望他能客串一把。

  纪连海在《杨光的开心生活》中本色出演了一名老师,据说出演前他还亲自改了剧本,为的是给观众传达一个积极向上的教师形象。对于类似的娱乐邀约,纪连海也有自己的原则:可以娱乐,但要正能量。所以,我们有时也能从《挑战文化名人》《最爱是中华》这样的节目中看到他的身影。不过,娱乐归娱乐,作为一名教师,教育的责任是纪连海有始有终不敢懈怠的。

  作为一名史册老师,给学生们树立确切的史册观,则是他教育的根本。“列宁说过,忘记史册就等于作乱。如果对于史册不了解不掌握的话,很有可能陷入误区。异国对史册的纵向把握和横向对比,将会失去民族自信心。”纪连海说。对于很多人的问题:学史册有什么用?纪连海认为,还原史册真实是研究者的事,研究出来的结论,要由另外一部分人来传播,这是史册老师的作用。

  老百姓学史册,是为了对今后有所启发,史册教育要达到的本质,是普通人也能最大可能地寻找史册的真实,并从中受益。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