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赛车计划

倒计时24小时 红通人员“罪与罚”的最后通牒

倒计时24小时 红通人员“罪与罚”的最后通牒

一追到底!。2015年4月22日,中央纪委和公安部网站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紧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一追到底!

2015年4月22日,中央纪委和公安部网站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紧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中国纪检监察报资料图12月28日,中央追逃办里挂着的“全球通缉百名外逃人员”名单上,被扣上了第56枚红章,这枚“arrested(追回)”的印章盖在了外逃13年的嫌犯王清伟的头像上。截至目前,包括王清伟在内,归案的56人中,有42人因劝返得到了“从严”变“从轻”的机会。另外被遣返的2人和被抓捕到案的11人判刑则相对较重。还有1人在外逃期间已经因触电不测身亡。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从“百名红通人员”逃往的国家和地区看,最多的是美国,有40人;其次为加拿大,有26人;此外,新西兰、澳大利亚、泰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人数也较多。在归案的方式上,要紧是劝返、遣返、抓捕,“其他方式”还有引渡和异地追诉。10、红色通缉令之“说最多的词”后悔!——这是归案人员忏悔录里必有的一个词。

  “现在的我万分后悔,后悔自己曾产生贪婪的邪念,犯下滔天罪行,给国家造成了强盛的损失,后悔自己为什么他国及时投案自首而选择了出逃。要是早点投案,给国家造成的损失会小很多,我也不必在外煎熬这么久,甚至差一点死在国外。”付耀波(“百名红通”第39号)在忏悔录中说。二天涯海角的煎熬,还不如回国下狱外逃人员的“隐身生活”并不好过。

  杨秀珠(“百名红通”第1号)曾藏身于鹿特丹市一个昏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终日。被捕前,她时常一个人绝望地饮泣。2005年,杨秀珠被荷兰警察逮捕后,反而觉得从容、一身轻松。

  回到国内,面对镜头,她对自己的出逃行为表示忏悔,并且奉劝外逃人员回国自首。

在新加坡樟宜监狱服刑的李华波(“百名红通”第2号),经常通过监狱里的华人报刊亦步亦趋关注着铁窗外飞速发展的形势,内心经历着如坠深渊般的恐惧和挣扎,他终极选择回国投案自首。2015年5月9日,在遣返回国时六七个小时的航程中,出逃四年来几乎夜夜不能寐的李华波终于第一次睡了一个安稳觉。

  张丽萍(“百名红通”第63号)在异国的日子,有苦无处说,有家不能回,有病不会看,过着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日子,但她最不能忍受思乡之苦。2007年父亲归天,2015年母亲归天,张丽萍的内心被愧疚和自责填满,她嚎啕大哭,捶胸顿足,“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楚和遗憾,终身挥之不去,耀武扬威弥补。

  17年后,张丽萍迷途知返,回归故乡。

  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一案情节轻微,检察院对其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张丽萍终于有机会参加儿子的婚礼,见证他的未来和幸福。云健(“百名红通”第59号)在新西兰度过了七年流亡生涯。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他国经济来源,这个原地税局副局长,只能靠捡建筑垃圾养家糊口。他在工地上搬过建筑材料,捡过建筑垃圾,后来有了一定技术就做点木工活打工。

  打工收入一周只有五六百新元,维持生活很困难,妻子原由要照顾孩子,也只能做临时工。回国自首后,考虑到其犯罪情节和悔罪态度以及全部退赃等情况,法院依法对其宣告缓刑,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以罚金20万元,受贿赃款全部上缴国库。云健当庭表示遵从判决,不上诉。戴学民(“百名红通”第90号)说:“在国外,不论你走到哪里,你总是会时不时地思念父母兄弟姐妹和亲朋故旧。

  阻遏亲情联系,就像断线的风筝四处动荡。孤独无助的感觉常常发生。”张清曌(“百名红通”第41号)说:“那些飘在外面的外逃人员,如果不是泯灭良知,我认为必对自己的罪行有所愧疚,那种心理上的自我惩办是无期的,痛苦也是无期的。与其在外无期地受鞭打和拷问,不如回到犯错的地方自动接受惩办,这样才有出头之日。”张清曌隐藏的国家与中国并未建交,她是偷渡去的,当时自命不凡到了天涯海角。

  即使这样,仍没能逃脱,当地政府还派出警力全力配合中国抓捕,祖国力量的强壮使她深受震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追逃追赃未有穷期。(原题为《倒计时24小时 红通人员“罪与罚”的结果通牒》)新闻推荐戴尔私有化5年后重返纽交所上市